國立政治大學
第二十七期
發行日期:2012年10月31日
發行人:王振寰,溫肇東/編輯:王敬智、陳千群、姜懿紘/版面製作:吳宗勳
目錄
成果快訊
《大中華圈的邊界跨越:生產關係、社會共同體與身份認同》學術研討會
台灣企業史資料庫編輯室

近日,台商研究興起成為研究華人企業的一個新興議題。為探討兩岸三地之間的經濟、社會網絡連結變遷,及台商研究趨勢,2012913-14於政大舉辦「大中華圈的邊界跨越:生產關係、社會共同體與身份認同」學術研討會(Conference on Border Crossing in Greater China: Production, Community and Identity),會中從生產關係、社會共同體、身份認同三個議題出發,邀請臺灣、日本、香港、中國大陸學者一同進行深度對話。

2

 

《香港企業史研究:觀點和方法》演講
台灣企業史資料庫編輯室

政大台灣企業史團隊於20121018日邀請香港大學亞洲研究中心李培德研究員進行演講。李培德以「香港企業史研究:觀點和方法」為題,與政大師生分享香港企業史的相關概況。

李培德認為香港的企業史研究成果不算多,並將之分為三類:一為公司集團史,多以周年紀念特刊形式出版;二為較嚴謹的學術專著;三為面向社會大眾,走通俗路線的「通史」式書籍。

1

再者,李培德也指出香港並沒有完整、系統性的企業檔案。目前僅有幾家英資大企業集團,如滙豐銀行、太古洋行、怡和洋行所保存的檔案較多,以及數家規模較小和為數不多的美資洋行檔案,但事實上,香港有許多悠久歷史的商號,為數不少,如李眾勝堂藥廠、梁蘇記遮廠、天喜堂藥廠、朱有蘭、梁永盛、王老吉涼茶莊、等皆有超過百年的歷史,顯示出香港企業發展的蓬勃歷史,但在企業史研究卻不被重視,李培德認為這相當可惜。

最後,李培德認為推動香港企業史的研究,不僅僅只是為知名企業家和企業宣傳、抑或只是找出企業家和企業的發跡、成功故事,而是需更進一步關注政商關係、政府政策、企業家精神,企業內部管理、財務等議題,這是未來香港企業史研究課題的挑戰。

台灣企業史研究
巨大機械(捷安特)發展史(Ⅳ)
台灣企業史資料庫編輯室

    1985年占出貨量四分之三的Schwinn抽單,巨大在經營模式上被迫從原本安穩獲利的OEM(原廠委託製造)轉向前景難測的OBM(自有品牌製造,Original Brand Manufacture。劉金標在Schwinn開始抽單後隔年,便大膽前往荷蘭設立捷安特歐洲公司,接下來1987成立捷安特美國公司,1988年在歐洲公司下分設德國、英國和法國公司,1989年成立捷安特日本公司,1991年正式與Schwinn終止OEM關係,並設立捷安特澳洲和加拿大公司。自創品牌六年後,巨大的企業疆域擴及四大洲,自有品牌自行車的銷售量已佔出貨的百分之六十。[1]

    這樣的成績的確讓人刮目相看,但也是付出了不少失敗的代價換來的,過程中挫折很多是因為主觀的「自以為」,這些自以為來自對於國際市場的不夠瞭解以及對「品牌」是什麼沒有足夠認知。例如,在美國市場主打捷安特的自有品牌時,當時巨大估計是,因為有和Schwinn合作多年的經驗,業界知道Schwinn的車子都是巨大做的,因此對巨大的生產能力和品管標準應該都有一定的認識。其次,巨大之所以跳出來生產自有品牌的自行車是師出有名,是因為Schwinn背信在先。最後,他們的產品不僅品質很好,在價格上更便宜,市場應該很容易接受。這個估計毋寧太過天真,利字當頭的商場,哪來的「師出有名」或「背信棄義」,當時在美國市場毫無知名度的捷安特,即便產品和Schwinn的相去無幾,但在銷售時就是被零售商和專賣店當作雜牌車來賣,沒人在意捷安特這個牌子是什麼。到最後,捷安特自有品牌的自行車在美國滯銷,為減少庫存只能降價求售,不僅賠錢,還損及品牌形象。[2]在回憶這個時期挫折時,劉金標說:「能像巨大這樣經得起長期虧損卻仍咬緊牙根苦撐不放棄的企業寥寥無幾,因為巨大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該做什麼,這就是巨大贏人家的地方。」[3]1987 年開始在美國市場自創品牌後,巨大遇到諸多的困難與挫折,如代工訂單流失、長期虧損等,不過終於苦撐十三年後,終於在 1999 年打平並開始獲利,如今已成為美國市場第二品牌。

    如果說捷安特一開始在美國銷售面臨的是品牌知名度的問題,那麼他們在歐洲則遇到了因為當時工藝水平造成的品質問題。1986年在荷蘭成立歐洲總部的初期,巨大自認品質做得很好,但還是輸歐洲製造的水平太多,客戶抱怨產品的傳真不斷湧入公司,每一項都是與品質有關,自有品牌的自行車被歐洲客戶嫌棄的體無完膚,而且歐洲人抱怨的東西常常是巨大本身覺得沒有問題的。例如,當時台灣的工業水準認為螺絲生鏽是正常的,但歐洲卻不能接受。一開始根本不知道問題在哪,還覺得歐洲人「雞蛋裡挑骨頭」,反觀美國市場就沒有這類問題。後來才知道是材料和電鍍技術不如人,雙方工藝水平的落差實在太大。當時劉金標認為,自行車是歐洲人發明的,所以他們當然很重視品質,加上民族優越感使然,對MIT(台灣製造, made in Taiwan)的自行車多半有些品質上的疑慮。為了改善這一類問題,當時的巨大絞盡腦汁,最後想出一個辦法:先在工廠內部建立一條小型的IAindustrial art)生產線,稱之為,其理念是把工業產品當作藝術品來生產。劉金標從公司內部把最熱心、最重視品質的績優工人調到IA線,而且自己每天都到IA線督陣,一發現生產線或產品有不對勁的地方就當場喊停,找出問題改善了之後,生產線才能繼續動。劉金標在IA線上耗費一年時間,等這條生產線穩定上路上,其他生產線也慢慢跟進,最後每條生產線都達到IA的水準。劉金標自己回想,當時如果在這些看似「雞蛋裡挑骨頭」的問題前退縮了,捷安特在歐洲市場勢必全軍覆沒。[4]IA線穩定供貨後,劉金標再去巴黎時,看到香榭里舍大道旁的一家自行車店,三輛捷安特自行車被擺在外面第一排,其他當地品牌的車子反而放在店裡面,劉金標說當時自己當場在那傻站了一會兒,因為在時尚之都的巴黎,自己的車子竟然被擺在店裡最顯眼的位置,那種高興和感動實在無法形容。[5]

    反觀當時拋棄巨大前進中國的Schwinn公司,再與巨大結束OEM合作關係的隔年,也即1992年聲請破產,原因之一就是當時到深圳的投資設廠所生產出的產品品質不佳,拖累了品牌形象,銷售情況日益下滑,其被轉賣之後又於1997年與2001年因為經營不善兩度易主。Schwinn事件重擊了台灣多家與其有合作關係的自行車廠商,有好幾家的損失都在上億元以上。[6]我們可以想見,如果巨大持續依賴仰人鼻息的OEM經營模式(例如繼續爭取其他歐美公司的訂單),一旦作為母體的歐美公司有了經營不善的問題而使得訂單不穩的話,作為代工廠的巨大就只能任人宰割或隨波逐流。

    根據瞿宛文2004年的研究,巨大能從OEM轉向自有品牌的路上獲致如此成績,與巨大管理者在依靠OEM時期,就已經考慮未來要自創品牌的主觀意圖與實際作為有關。這個企圖體現在企業行為上就是是在研發與行銷上「超乎」代工者所需作的努力。譬如,巨大在代工工作上,準時交貨給歐美買主是對自己的基本要求,但其「多做的事」是讓在歐美負責接洽訂單的行銷負責人,花時間心力去瞭解歐美行銷管道,甚至實地考察產品實際銷售情況,同時也努力開發產品主動提供給買主參考。這些「多做的事」是因為巨大的掌舵者從一開始就有自創品牌的企圖心,且即使在靠OEM穩定獲利的時期也未曾放鬆走自己路的準備。為了要累積行銷方面的能力,巨大於1980 年就設立生產自有品牌自行車的台灣捷安特公司,以台灣市場為建立品牌的實驗室,演練了自創品牌所需作的全套管理流程,這使得巨大能及早在一個低風險的市場中,累積了自創品牌的人力資源。如果沒有這些先期準備,後來自創品牌的努力可能就只落得「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慘澹下場。因此,企業領導人自創品牌的主觀堅持,加依此而來的先期準備,對於巨大後來的轉型成功是一重要的因素。



[1] 「大事紀要」,捷安特官方網站http://www2.giant-bicycles.com/zh-CO/aboutgiant/subb/277/

[2] 魏錫鈴,騎上峰頂:捷安特與劉金標傳奇(台北:聯經,2004年),頁54-55

[3] GIANT 走向世界的品牌力量:創新、通路、區域」,中國台商2007132期,http://www.ctb-maga.cn/showdata.asp?ts_id=92

[4] 「《我的環台夢》劉金標:最有價值的人生紀錄」,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http://www.cheers.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21013&page=1

[5] 張毅君,「七十四歲標哥 三天不騎車全身不對勁」,商業周刊第 1075 期,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fineprint.php?id=33575

[6]魏錫鈴,騎上峰頂:捷安特與劉金標傳奇(台北:聯經,2004年),頁66-67

企業史書摘
《世界是肥的:生活型態、廣告以及政策背後的黑暗陰謀》書摘
台灣企業史資料庫編輯室

一、書籍資料

作者:巴瑞.鮑勃金(Barry Popkin

譯者:楊桂玲、葉亞萍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12328

ISBN9789861857008

頁數:271

未命名

二、內容摘要

1950年代,全世界體重超重和肥胖者不到一百萬,現在世界上(以本書英文版出版的2009年來算)有16億人有肥胖或超重問題,有23千萬多人有糖尿病,超過10億人有高血壓。相對來說,營養不良的人群約有8億,而且近20年來肥胖人數增加的速度遠比營養不良的人數快。作者認為,這種「人體變化」原因來自於人類食物種類和行動模式的變化。作為一種進化的結果,人類身體對膳食(食物跟飲料)中不同成分以及日常生活中活動模式的反應方式,早在數百萬年前就確定了,但是人類膳食和活動模式卻在這50年間產生了大幅度的改變,而人類的身體在短時間內無法調適如此的改變。因此,最後的結果就是造就了一個普遍肥胖的世界。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今天吃的食物是過去沒有的,今天人類吃的多數還是過去就有的東西,諸如穀類、肉類和蔬菜等,真正改變的是各種不同食物在我們整體飲食中佔的比例。以美國來說,國家對特定農牧產品的補助或保護政策促成了其國民的飲食現狀。例如,美國政府每年對玉米、大豆、肉類、禽類的補貼高達30億到35億美元,對糖類生產則實行保護政策,相反的,水果或蔬菜獲得的補貼卻很少,其政策結果是大豆和玉米價格在過去的30多年間節節下跌,而水果和蔬菜的零售價則年年上漲。所以,當你在超級市場買東西時,一邊是廉價的牛肉、禽肉、玉米、大豆和糖,另一邊是諸如蔬菜或水果這類高價卻有益健康的食品,純粹從市場機制來看,只有少數人(而且通常是有錢人)才會選擇花錢買在口味和飽足感上皆不如前者的蔬菜水果。

從生物學上的意義來說,我們吃飯是為了填飽肚子,而人類的祖先由於生存需要,會在有食物可吃時努力多吃囤積熱量,以此來對應日後可能沒食物的狀況。也就是說,從進化的角度來說,我們的身體被設計成有多少熱量就吸收多少熱量,而不是照每個人的生活所需來吸收熱量。因此,肥胖起因之一是因為身體攝入超過維持生命和活動所需的熱量。而這種過多涉入熱量的行為,固然有可能是物質富裕帶來的結果,但其實背後有更為根本的成因。作者提出四種膳食趨勢來解釋為什麼美國人吃進越來越多熱量,其分別是:吃零食、吃週末大餐、超級化(supersize)和外食。作者對美國人飲食習慣的研究表明,過去數十年美國人三餐吸收的熱量沒有太大變化,但來自零食的熱量卻大大增加了。美國人的每週飲食習慣也發生了變化,現在很多人都習慣週五、六或日和朋友聚餐喝酒,他的研究顯示這三天每天平均涉入的熱量要比平常日多上115大卡。除了天天吃零食,週末吃大餐,企業還把食物「超級化」,其最好的例子就是麥當勞的超值全餐(value meal),透過把食物組合起來販賣的手法,讓顧客花得更多也吃得更多,還有就是同樣一種食物,大包裝的在食物單價上永遠定得比小包裝的來得便宜,因此當消費者的經濟狀況不是太差時,自然都傾向買大包裝的食品,因為這樣才有賺到的感覺。在外食方面,這可以說是數千年來人類飲食習慣的最大改變之一,過去除非是諸如宴會等的特殊場合,只有旅行者才會在家以外的地方吃飯,而現在「三餐老是在外」已經是都市人生活的常態,外食的食物通常是熱量高且不健康的,這也使得外食次數與人體重呈現正相關。

然而「吃多」只是導致肥胖的原因之一,「喝多」則是另一個鮮為人注意的發胖因素。現代人約在11千年前開始釀酒,在此之前人類喝的東西跟動物差不多,最多是水,再來就是動物的奶跟血。然而你只要想想現在7-11冰櫃裡的飲料種類,你就知道在喝的方面產生了多大程度的革命性變化,然後我們在走到一般的大街上,各種專賣飲料的商家(諸如Starbucks或五十嵐)幾乎比賣吃的還多。而且必須提醒你的一點是,通常你喝的東西並不會減少你吃的東西。所以飲料的問題不僅僅是熱量高而已(一杯700cc珍珠奶茶的熱量約為550大卡,幾乎逼近一個便當),更在於喝無法帶來飽足感,無論這種飽足感是心理的還是生理的,很少人會因為喝了珍珠奶茶就不吃便當,更普遍的情況是吃便當配珍珠奶茶。

除了食物跟飲料這類膳食上的變化外,人類活動(activity)的模式也產生了巨變,過去日常的家務勞動、工作、上下班、上下學或休閒娛樂多半都和身體的運動(movement)有關。但隨著社會進步和科技發展,人們在運動方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美國人現在普遍用「鍛鍊」(exercise)來指稱一個人在專門的時間從事運動健身的行為,這是因為除了在健身房外,一般的日常生活裡面進行身體活動機會太少了,洗衣服有洗衣機、要上樓可以坐電梯、一下樓就有便利商店,不出門也可以叫外賣或網路購物滿足基本需求。所以基本情況就是,在吃東西「輸入」(input)熱量不斷增加的時候,運動「輸出」(output)熱量卻不斷減少,如此一來一往,人們就逐漸變得肥胖起來。

每個人在日常生活中,應該或多或少聽過或說過這樣一句話:「我要減肥了」,原因是在客觀環境不斷刺激我們變胖的同時,卻又同時要求我們必須維持標準身材,一來一往之間我們就對自己的身體益發不滿意。對此,作者提出幾個有用的減肥建議:一是控制自己每天攝入的飲料,每天少喝一點日積月累也是會有效果;二是少吃甜食跟巧克力;三是保持運動習慣,不一定是要固定時間固定地點進行的運動,而是只要類似走路上班或者爬樓梯上樓這類可以隨機進行的運動。卑之無甚高論,說穿了其實就是少吃多動。當然,國家也可以從政策上改變國民的飲食習慣,但問題是至今很少有政府把人民的肥胖視為公共議題,所以未來肥胖的人們可能還是得靠自己面對「惡劣」的客觀環境。

辦公室公告
台灣企業史研究通訊
—徵稿啟事
—徵求企業訪談 / 企業發展資料募集
編輯室

徵稿啟事

 

台灣企業史研究通訊徵求與企業史相關研究心得與專文,歡迎踴躍投稿。

一、徵稿內容:研究主題為「企業史研究」,與該主題相關的研究心得或專題文章均可。

二、徵稿對象:各大專院校學者、研究生、大學部學生,以及一般社會人士。

三、文長以2000字以內為宜,來稿請用電腦打字,並附通訊地址、電話、傳真及電子郵件信箱等聯絡資料。

四、來均需經本刊正式審稿程序,本刊對來稿有潤飾編輯權,作者請自留底稿,恕不退件。

五、本刊恕不致贈稿酬。

六、來稿請寄電子郵件至tbh@nccu.edu.tw台灣企業史電子報編輯室收。

七、如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繫。

Email:tbh@nccu.edu.tw

電話:02-29393091#62813 姜小姐

 

徵求企業訪談 / 企業發展資料募集

 

在構築台灣重大企業發展史的過程之中,研究團隊非常需要各大企業本身的參與及協助。特別是在歷史資料部分,由企業直接提供我們完整的紀錄及資料,必定比我們從其他管道拼湊來得完整及正確。因此台灣企業史研究通訊敬邀您能協同我們建立貴企業的發展歷史軌跡。我們將對您所提供的資料妥善建檔及數位化,併入台灣企業史資料庫中,期能進一步從這些資料中建立貴企業形象及企業文化的整體性研究。

我們希望貴企業能夠提供自成立以來的

1. 發展記錄(包含相關紀念書籍、相片等)

2. 貴企業發行之廣告(平面或動態媒體廣告)

3. 貴企業相關的剪報、大事年表等

4. 或其他對貴企業發展具關鍵價值的歷史資料

另外希望徵求有意願的企業接受我們的深度訪談。訪談的目的,一方面建立貴企業的口述歷史,更重要的是可以從歷史中看出貴企業發展軌跡與台灣社會的互動及演變,並從演變中呈現出貴企業對台灣社會的具體貢獻,確立貴企業的社會價值。如果您的企業在台經營20年以上,並且希望能有研究學者協助建立貴企業的發展歷史,歡迎您主動與辦公室洽詢合作的可能性。

Email:tbh@nccu.edu.tw

電話:02-29393091#62813 姜小姐